10個不存在的古代地方

作為人類,我們天生就被那些充滿奇蹟、繁榮和永生的故事所激發的靈感所吸引。 縱觀歷史,有許多關於古代地點的故事,但幾乎沒有實物證據。 雖然這些古老的地方並不存在,但幾個世紀以來它們激發了人們的想像力,並繼續推動故事、藝術和探索。

世界上最偉大的古城古老的城市和定居點遍布地球的每一個大陸。 其中許多已經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消失,有些甚至隱藏在人們的視線中。

阿加莎

空心地球傳說中的阿加森王國,位於地球的核心。

阿加森,有時被稱為香巴拉或香格里拉,是一個傳奇王國,被認為是一個迷人的地下世界。 根據傳說,這個神秘的國度存在於空心地球內部,居住著先進的文明,並被明亮的內部太陽照亮。 阿加森的概念與各種古代神話有關,包括藏傳佛教和 19 世紀的神智著作。 這些資料將阿加森描述為智慧和啟蒙的聖地,居住著比居住在地表的同類先進得多的生物。

據稱,阿加森可以通過秘密入口進入,就像百慕大三角一樣,阿加森被認為擁有先進的技術,掌握著人類精神進化的關鍵。 雖然懷疑論者認為阿加森是一個幻想,但支持者認為它的存在不能完全被證明是錯誤的。 儘管缺乏實物證據,阿加森仍然證明了人類想像力的力量以及持續吸引著冒險家和夢想家的神秘力量。

亞特蘭蒂斯

亞特蘭蒂斯,失落的水下城市。

古代哲學家柏拉圖將亞特蘭蒂斯描述為一個複雜的海洋文明,以其技術實力和智力追求而聞名。 據說,這個傳奇的文明淹沒在海洋深處,幾個世紀以來一直在歌曲和故事中激發人們的想像力。 根據柏拉圖的對話錄《蒂邁歐篇》和《克里提亞斯》(亞特蘭蒂斯的起源),這個島國比他的時代早大約 9000 年就已存在。 正如柏拉圖所描述的,文明的衰落是由其傲慢造成的,導致眾神懲罰亞特蘭蒂斯,在劇烈的地震和洪水中將其淹沒。

雖然許多研究人員認為亞特蘭蒂斯是一個神話,但有些人認為這可能是一個基於真實事件的故事。 地質勘探已經在世界各地發現了水下結構,這讓人們更加相信海嘯這樣的災難可能激發了這個傳說。 隨著人類不斷研究地球的歷史,亞特蘭蒂斯之謎仍然是人類對過去和海洋深處的奧秘著迷的象徵。

阿瓦隆

亞瑟王之死。

傳說中迷人的阿瓦隆島據說是亞瑟王的魔法劍 Excalibur 的鑄造地。 與其他神話地點一樣,學者、歷史學家和藝術家都對阿瓦隆的擬議位置進行了推測。 阿瓦隆的傳說,就像亞瑟王城堡卡米洛特的傳說一樣,都與具有神奇治愈能力的聖杯聯繫在一起。 根據故事,阿瓦隆是亞瑟王在這場著名的戰鬥後的最後安息之地。 儘管如此,其他人仍然講述了他在島上永生的故事。

幾個世紀以來,阿瓦隆難以捉摸的本質一直吸引著講故事的人,其參考文獻可以追溯到中世紀文學,例如蒙茅斯的杰弗裡的《不列顛國王史》。 據信,阿瓦隆的不朽統治者是亞瑟王超自然的妹妹摩根,居住在這個充滿神奇草藥的島上。 無論是作為烏托邦天堂的象徵還是強大變革的地方,阿瓦隆的神秘感都經久不衰。

阿茲特蘭

奇科莫斯托克,七個洞穴的所在地。 “納瓦特拉卡”部落的神話起源。

阿茲特蘭是阿茲特克人傳奇的祖先故鄉,在中美洲神話和歷史中佔有重要地位。 雖然沒有任何地理位置的證據,但它像徵著阿茲特克人的遷徙和起源故事。 據傳說,阿茲特克人的祖先是阿茲特蘭七個部落中的最後一個,在眾神的指示下踏上了前往應許之地的旅程。 這次旅程使他們在特諾奇蒂特蘭定居,即現在的墨西哥城,成立於 1325 年。

阿茲特蘭的概念令歷史學家和學者著迷,有理論表明它可能位於墨西哥西北部或美國西南部。 阿茲特蘭仍然是現代奇卡諾和墨西哥裔美國人社區的一個強大的文化和意識形態主題,代表著一種共同的遺產和復原力。

埃爾多拉多

特立尼達和多巴哥郵票,印有“羅利發現瀝青湖,1595 年”。特立尼達和多巴哥郵票,描繪羅利發現瀝青湖,1595 年。

數百年來,埃爾多拉多的傳說一直吸引著探險家和尋寶者,激發他們對財富和冒險的夢想。 根據流行的說法,埃爾多拉多 (El Dorado) 首次出現於 1531 年,是一座充滿黃金和珍貴珠寶的傳奇城市,位於南美洲未知的深處。 受到哥倫比亞土著穆伊斯卡人故事的啟發,沃爾特·羅利爵士等歐洲探險家在大航海時代開始了探險之旅,探索這座傳說中的城市。

雖然沒有實物證據證實黃金之城的存在,但埃爾多拉多的神話在歷史和文化上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記。 黃金國象徵著對財富的追求和未知的誘惑,引發了對南美大陸的重大探索和測繪。 如今,埃爾多拉多這個名字已經開始代表著偶然的財富和奢華,而這一遺產仍然證明了神話在塑造我們的觀念和願望方面的力量。

海珀雷亞

1595 年杰拉杜斯·墨卡托地圖上的北極大陸。1595 年杰拉杜斯·墨卡托地圖上的北極大陸。

Hyperborea 是希臘神話中的遠北文明,人們相信這裡是永恆青春和幸福的天堂。 它以冰冷的北風之神波瑞阿斯命名,可能位於今天的中歐多瑙河以北,希臘人會發現這個地區相對寒冷。 雖然海珀波利亞的確切位置仍然是個謎,但它在希臘神話中的存在對文學和文化留下了持久的影響。

當代學者根據古代文獻和考古證據,繼續研究 Hyperborea 的起源和意義。 海珀波利亞人(Hyperborea)被稱為海珀波利亞人(Hyperboreans),他們崇拜太陽神阿波羅,並被賜予和諧和長壽的生活。 對 Hyperborea 的現代解釋通常側重於其像徵意義,而不是其真實存在。 也許它提醒我們人類對探索的著迷以及對完美的、無法實現的烏托邦的嚮往。

利穆里亞

丘奇沃德的地圖顯示了他認為穆難民在大災難後如何散佈到南美洲,沿著亞特蘭蒂斯海岸進入非洲。丘奇沃德的地圖顯示了他認為穆難民在利莫里亞崩潰後如何擴散的情況。

失落的利莫里亞大陸最早於 1864 年由英國律師兼動物學家 Philip Lutley Sclater 提出理論,他提出曾經有一座三角形的陸橋連接非洲、印度和西澳大利亞。 利莫里亞是狐猴靈長類動物的家園,據信已沉入印度洋之下,迫使狐猴遷徙到馬達加斯加,然後遷徙到非洲和印度。

現代地質和生物證據提供了對板塊構造和大陸漂移的新認識,以解釋這些區域的演化模式和分離。 然而,利莫里亞的魅力在精神和深奧的圈子中持續存在,特別是神智學,將其歸因於古代文明或被稱為利穆里亞人的古代種族。 雖然利莫里亞的存在仍然局限於神話,但它強調了人類對未知事物的迷戀以及我們創造故事來解釋我們對自然世界理解差距的能力。

里昂內斯

公元前 3000 年的青銅時代錫利海岸線公元前 3,000 年的青銅時代錫利海岸線。 圖片來源 CC BY 3.0,來自維基共享資源

在亞瑟王傳說中,存在著神話般的里昂尼斯之地。 根據中世紀的傳說,這個沉沒的王國曾經在英國西南海岸英吉利海峽附近繁榮發展。 儘管里昂內斯現在沉睡在大西洋的海浪之下,但它仍然繼續吸引著人們的想像力。 里昂尼斯的起源在散文《特里斯坦》和托馬斯·馬洛里的作品中被提及,它的起源與亞瑟王和他的圓桌騎士的故事交織在一起。

這片土地以其美麗和宏偉而聞名,卻因一場席捲整個王國的風暴而慘遭滅亡。 雖然里昂內斯的考古證據仍然很少,但它的存在一直存在於民間傳說中,激發了無數藝術作品的靈感。 無論被視為失去輝煌的象徵還是時間流逝的證明,里昂內斯的遺產都經久不衰。

香格里拉

香格里拉,崑崙山西端一個神秘和諧的山谷。香格里拉,是崑崙山脈西端的一個神秘而和諧的山谷。

相傳,香格里拉是一座隱秘的烏托邦,坐落在喜馬拉雅山高聳的山峰上,人們與自然和諧相處,永葆青春。 雖然香格里拉的概念是在英國作家詹姆斯·希爾頓的小說《消失的地平線》中流行起來的,但它的起源卻可以追溯到藏傳佛教經典。 香格里拉已成為人間天堂和心靈啟蒙、與世隔絕的象徵。

香格里拉代表著對更簡單、更有意義的存在的嚮往——一個不受現代世界混亂影響的地方——繼續影響著藝術、文學和哲學。 對香格里拉的搜尋仍在繼續,探險家和紀錄片製片人聲稱在西藏、中國、印度和尼泊爾找到了“真正的”香格里拉。 這個烏托邦是否存在尚不得而知。

圖勒

Carta Marina 上描繪的神話般的圖勒島卡爾塔碼頭 (Carta Marina) 上神秘的圖勒島 (Thule)。

在希臘和羅馬文獻中提到,圖勒的意思是“已知世界邊界之外的任何遙遠的地方”。 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什麼1942年在瑞典創立的探索冒險品牌Thule(讀作Too-lee)選擇這個名字來將自己與失落的文明聯繫起來。 根據古代地理學家皮西亞斯的描述,圖勒是一片位於極北緯度的土地,那裡的太陽在夏至期間永遠不會完全落下。 那是一個擁有難以想像的美麗和豐富的地方。

圖勒的確切位置和存在一直存在爭議,有些人將其與斯堪的納維亞半島、挪威、冰島和格陵蘭島聯繫起來。 英國測量員查爾斯·瓦蘭西(Charles Vallancey,1731-1812 年)認為愛爾蘭就是傳說中的圖勒。 猜測仍在繼續。 從象徵意義上講,圖勒是一個遙遠的土地或無法實現的目標,並且潛在地存在於我們每個人的內心。

我們無法解釋的世界上最大的歷史謎團有記載的歷史已經伴隨我們近5000年了,但仍有很多事情我們無法解釋。

這些地方是否曾經存在過也許並不重要。 那些介紹它們的人的奇特想像力在我們的想像中引起了深刻而持久的共鳴。 阿爾伯特·愛因斯坦說過:“想像力比知識更重要。 因為知識是有限的,而想像力卻擁抱整個世界,刺激進步,催生進化。”